中华人民共和国驻牙买加大使馆经济商务处

Economic and Commercial Office of the Embassy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in Jamaica

首页>市场调研

来源: 类型:

拉美及加勒比地区外资流动情况及分析

一、全球外国直接投资情况

(一)外资强劲复苏

2016年1月联合国贸发会议、2015年世界投资报告及拉美及加勒比地区(拉加)经济委员会(ECLAC)数据显示,2015年,全球外国直接投资(外资)流量跃升36%,达1.73万亿美元,是2007年以来最高水平。跨境并购急剧增长,交易额逾6437亿美元,同比骤升61%,较2013年翻了一番,占全球并购的31%,拉动全球外资强势复苏。2015年全球绿地投资同比增长0.9%,占全球外资流量比重远低于跨境并购,基本上陷入停滞。

刺激跨境并购剧增原因有:一是私营领域流动性资金丰富。摩根大通估测2015年全球现金储备超过6万亿美元。资金流动渠道畅通,流通成本较低;二是美国经济持续复苏,欧美投资意愿上升;三是部分产业,尤其是通讯和医疗等防御型产业与全球宏观经济相对独立,抵消了部分大宗商品价格的下跌的影响。其中通讯产业正积极向通用平台方向整合,医疗产业则需要淘汰老旧专利,发展生物技术。

(二)流向因类而异

1、按发达程度分。

2014年发达国家外资流入4930亿美元,占全球外资比为39%,发展中国家外资流入7320亿美元,占全球外资比为57%;2015年,发达国家外资流入9360亿美元,同比激增90%,占全球外资比为54%,发展中国家外资流入7690亿美元,增长5.3%,占全球外资比降至45%。发展中国家吸引外资能力不断增强,与发达国家各占据全球外资半壁江山。

2、按国家分。

2015年美国外资流入激增了三倍以上,约3840亿美元,达到2000年以来的最高水平,重登全球外资目的地之首。随着美元升值预期加大,增长主要得益于跨国公司对美股权投资和并购交易飙升,涉及金额达2280亿美元,为2000年以来的最高水平。中国香港和中国大陆列全球外资目的地第二和第三位。

3、按区域分。

2014年,亚洲国家外资流入4750亿美元,非洲及拉加分别吸引550亿美元和1980亿美元。2015年亚洲国家外资流入5480亿美元,增长15%,表现最佳,创历史新高,领先欧盟和北美。其中中国大陆、中国香港、新加坡及印度表现最佳。非洲外资流入380亿美元,下滑31%,表现最差。(详见附表1)    

    二、拉美及加勒比吸引外资情况

    (一)外资东道国地位下滑

1、总体情况。

受大宗商品价格周期性下跌的影响,2015年拉加外资流入1790亿美元,同比减少9.1%,表现为2010年以来最差,名义外资流入连续第四年停滞。主要是因为自然资源,尤其是矿业及原油领域吸引外资减少,同时受到以巴西为首的多个国家经济增速迟缓的拖累。

随着拉加地区经济形势恶化,外资利润再投资率出现下滑。以巴西为例,2010年-2012年,外资利润再投资额约为250亿美元/年,2013年至2015年,金额降至230亿美元/年。同时,因股权投资比重上升,过去7年公司内部借贷出现系统性下滑,2015年趋势尤其明显。

2、具体表现。

1)按国别分。2015年,巴西作为拉加最大经济体,外资流入750.75亿美元,同比减少23%,但仍居拉加地区首位,占拉加地区外资流入的42%。

除巴西之外,拉加地区外资流入同比微增2.8%。墨西哥、智利、哥伦比亚、阿根廷排在巴西之后,其中墨西哥外资流入302.85亿美元,增长18%,为7年来最高水平,外资多进入制造业及通讯产业;受金属价格下跌影响,智利和哥伦比亚外资流入分别减少8%和26%;阿根廷外资流入116.55亿美元,激增130%,增速最快,主要是因为2014年阿最大石油公司YPF51%的股份国有化,使2014年基数骤降。

2)按区域分。中美洲外资流入118.08亿美元,增长6%。巴拿马外资流入最多,占中美洲外资总流入的43%,哥斯达黎加(26%)、洪都拉斯(10%)和危地马拉(10%)排在其后。加勒比地区外资流入59.75亿美元,减少17%。

(二)拉加各行业外资配比

2005年至2015年,拉加各行业外资流入占总流入比重发生巨大变化。自然资源,尤其是采矿及原油领域新公布外资占总外资比重从74%降至13%;制造业方面,汽车组装及零部件生产新公布外资比重从4%上升至15%;服务业方面,通讯领域新公布投资比重从4%升至11%;可再生能源领域新公布投资比重则从1%跃升至20%。

1、自然资源领域。

自然资源投资周期较长,是资本集约型的高风险产业,能够反映出外资整体动态。过去15年,全球金属市场发生巨大变化。2001年至2012年,随着中国快速发展并跻身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国际金属需求持续走强,金属价格及产能不断增长,金属矿物价格在2012年攀升至历史最高;2013年之后,形势发生逆转,因中国经济增速放缓,发达国家需求疲软及国际金属产能过剩,金属产品需求减少。

1)内部优势。拉加国家金属储量居世界前列,拥有全球66%的锂、47%的铜、45%的银、25%的锡、23%的铝土矿、23%的镍和14%的铁。拉加地区矿产开发相对容易,多数国家都鼓励外资进入该领域。

2)外部环境。

中国实现独特发展。进口方面,中国推行工业化战略需要大量金属产品。2000年至2015年,中国从自身产能不足转变为全球领先的铁、铜、铝进口国,超过在金属进口市场占据传统权重的德国、印度、韩国、西班牙、日本及美国。

以铁矿石为例,2005年,中国铁矿石生产仅能满足发展所需的三分之一,自身产能与需求之间存在巨大的差距。2000年,中国进口7000万公吨铁矿石,占全球铁矿石总进口的14.4%(按数量)或14.3%(按价值);2014年,中国的铁矿石进口攀升至9.32亿公吨,是全球铁矿石总进口的68.4%(按数量)或64.6%(按价值)。

出口方面。中国进口的金属矿物不仅满足国内市场需求,还可用于出口满足国际金属市场需求。中国自2004年起出口金属产品,2014年中国钢铁及机械出口占全球总出口的13.6%,中国作为金属产品出口大国的地位得到巩固。

全球掀起并购热潮。

以金额分。2000年至2015年,全球金属矿物领域的并购规模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全球约16%的并购目标为拉加公司,金额达780亿美元,92%的并购发生在巴西、智利、秘鲁、墨西哥等8个国家。

以买家分。加拿大、中国、英国、美国和澳大利亚为主要并购发起国。中国的表现尤其抢眼,2014年,中国五矿联合体以70.05亿美元收购了国际贸易巨头嘉能可斯特拉塔(Glencore Xstrata)位于秘鲁的拉斯邦巴斯(Las Bambas)铜矿,新增铜资源储量超过1000万吨,为中国金属矿业史上迄今最大规模的境外收购案例,中国五矿一举成为亚洲最大铜生产商和世界前十大铜矿生产企业。

3)当前拉加外资低迷

2012年后,国际大宗商品价格走低。2014年,全球前40大矿业公司投资回报率从2012年的15%降至9%,为10年来新低。2015年矿业领域外资流入降至2003年以来最低,仅增8个外资项目,总额6.74亿美元,占拉加地区外资流入比为1.1%,同期全球平均水平为12.2%。

4)拉加错失发展良机

中国抓住了矿业井喷式发展良机,提升了金属提炼技艺,并占据国际金属市场权重地位,企业不断向金属产业链上游挺进。拉加国家资源利用率得到有效提高,但矿业对于提振其他经济活动需求的溢出效应相对较低,矿业繁荣对拉加国家最大的影响是增加了财政收入,同时出口更多的初级或附加值较少的产品。拉加企业仍在金属产业链下游徘徊。

5)矿业公司如何过冬

为适应适应金属价格周期性下滑,矿业公司纷纷减少采矿支出及资本投资,预计这一政策将持续至2017年。麦肯锡咨询公司指出,矿业公司度过难关需加强创新,改变传统生产方式,使科技成为行业新的增长点,奠定行业再发展基础。2016年,巴西首个大规模铁矿石项目-卡拉加斯S11D项目采用了自动化矿石运输系统,投资额达144亿美元,长度为30公里,可节省70%的燃料和93%的用水消耗。

2、服务业。

2015年,拉加服务业外资流入相对增长,巴西、哥伦比亚和墨西哥49%的外资进入服务业,这一比重在中美洲国家高达65%。外资尤其钟爱可再生能源及通讯领域。此外,零售业也获得跨国公司较多青睐。

1)可再生能源领域。除秘鲁外,2015年,拉加各国可再生能源领域最受外资青睐。其中54%新公布投资项目位于智利,智利的发电量增加了580兆瓦。洪都拉斯政府对2015年7月之前建设的可再生能源项目给予补贴,发电量能力增加了500兆瓦,有效提升了可再生能源发电比重。尽管巴西、墨西哥可再生能源市场潜力超过智利,但巴西和墨西哥拥有大型本土电力企业,且受法律法规限制,外资较少。

2015年,拉加70%的可再生能源投资项目为太阳能项目。拉加,尤其是非产油国对通过发展可再生能源实现能源多样化,降低发电能耗和长期环境影响十分积极。但拉加私营领域对此兴趣寥寥。以智利为例,智利作为全球领先的太阳能投资大国,可再生能源产业被外国公司主导。

2)通讯行业。

2011年至2015年,拉加通讯业获得外资占总外资比达17%,原因有三:一是通讯领域为技术高度密集型产业,需要大规模投资,透着这需要随着技术更新不断追加投资,外国公司具备行业优势;二是通讯业竞争激烈,客户忠诚度变幻莫测,企业投资水平要与竞争对手相当;三是拉加通讯公司多为跨国企业,仅哥斯达黎加、墨西哥、乌拉圭和委内瑞拉拥有本土通讯公司。多数拉美国家的通讯由墨西哥美洲电信公司和西班牙电话公司两个跨国公司主导,多数加勒比国家通讯则由迪吉赛尔公司和大东通信公司主导。

3)零售业。

从来源看。2015年,零售业新增外资项目金额36.49亿美元,同比增长25%,外资主要来自美国(41%)、法国(17%)和智利(15%)。家乐福连锁超市自2012年起在拉加实施扩张战略,吸引了80%的法国零售投资;沃尔玛连锁超市吸引了61%的美国零售投资;智利的投资则分散在三个地区零售公司中。零售公司一般通过并购本土公司迅速壮大。

从去向看。零售业外资主要进入巴西(38%)、墨西哥(20%)和哥伦比亚(15%)。零售业是典型的市场导向型企业,当国内经济环境恶化时,投资兴趣也会下降。因经济环境恶化,自2010年以来,阿根廷零售业外资不断下滑,近期巴西也出现类似趋势。

4)汽车行业

美国利用《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大举投资拉加汽车行业,目前墨西哥汽车行业主要由美国公司主导,巴西、阿根廷汽车行业话语权则掌握在欧洲公司手中。2011年至2015年,美国通用汽车公司在拉加地区汽车行业投资最为活跃,新增投资总额达80亿美元,意大利菲亚特汽车公司(50亿美元)和日本公司(尼桑、丰田和本田)列第二、第三位。

在新增投资方面,日本汽车公司在加勒比地区表现抢眼,日本在墨西哥及巴西新增投资项目比重分别为27%和21%,分别列第二和第一位,远超中国的3%和15%。

(三)拉加外资来源

2015年,美国是拉加最大的外资来源国。可得数据显示,拉加25.7%的外资来自美国,其次为荷兰(15.9%)和西班牙(11.5%)。

具体到国别,外资来源有较大差异。2015年,巴西22%的外资来自荷兰(因优惠税收,跨国公司多在荷兰设分支,荷兰可能并不是拉加外资的源头),其次是美国(14%)和西班牙(13%);墨西哥52%的外资来自美国,其次是西班牙(9%)和日本(5%);中美洲国家(不包括巴拿马和尼加拉瓜)和多米尼加45%的外资来自美国,其次是哥伦比亚(8%)和巴拿马(8%);哥伦比亚21%的外资来自美国,其次是巴拿马(16%)和西班牙(14%)。加勒比国家外资流入情况与墨西哥类似。(详见附表2)

(四)外资盈利表现

拉加外资收益自2011年达到峰值后逐年下降,2015年,拉加外资收益率5%,为十三年来最低。不但跨国公司收益率下降,在拉加地区开展业务的全球500强企业利润率在2006年达到7.2%的峰值后已连续下滑十年。

按国别分。收益率下降幅度最大的国家多为矿业经济体,比如智利、哥伦比亚、秘鲁及玻利维亚。利润率下滑则是拉加国家的普遍现象,对拉加绝大多数国家而言,2015年外资利润率均低于过去5年的平均水平。

近年来,拉加国家收支平衡恶化,2015年拉加财政赤字占GDP比为3.3%,为2001年以来最高。2015年拉加外资流入1791亿美元,占拉加外资总流量的70%,其余30%的外资以证券投资和其他投资方式进入,这部分资金更注重短期利益,对经济环境的变化更为敏感。2015年,拉加外资流入同比减少9.1%,证券投资及其他投资跌幅更大,分别为59%和51%。

2015年,拉加基本没有出现大规模的撤资,仅有三宗撤资超过1亿美元,以撤资规模计算,前10大撤资项目总额约18.34亿美元,远低于2014年的152.42亿美元,投资者撤资动力不足。

(五)拉加对外投资

2015年拉加对外投资473.62亿美元,同比下滑15%。智利跨国企业数量增长较快,为拉加最大的对外投资国,达157.94亿美元,增长22%,占拉加对外投资的31%。巴西和墨西哥对外投资排第二、三位,分别为134.98亿美元和121.26亿美元,占拉加对外投资的28%和26%。但巴西最外投资额同比下滑48%,幅度远超拉加其他对外投资减少的国家,而墨西哥对外投资激增则62%,增幅远超拉加其他对外投资增长的国家。智利、巴西和墨西哥三国对外投资占拉加对外投资比重高达85%。(详见附表3)

(五)外资未来走势

贸发会议和ECLAC预测,受全球经济增长势头不稳、全球金融市场持续动荡、总需求低迷以及一些主要新兴经济体经济增长放缓的影响,除非有新一轮企业重组及并购,2016年拉加FDI流入很可能将进一步萎缩。

预计地区GDP经济增速为-0.6%。生产原油、矿石等初级产品且与中国贸易关系较为密切的南美洲国家外资下降最多。墨西哥和中美洲前景较为光明,GDP平均增速预计为2.6%,略低于上年。

同时美国经济复苏,发达国家经济温和反弹,全球宏观经济环境将有所改善,投资者信心有望增强,拉加出口尤其是制造业出口可能回暖。但全球绿地投资的停滞表明,外资回暖尚未抬头。此外,地缘政治风险及地区冲突加剧也可能进一步加剧全球经济面临的挑战。总体来看,ECLAC预计2016年拉加外资流入将再度下滑8%。

(六)外资结构有待改善

据统计,每增加1美元的投资,就有34美分转化为固定资产。2009年至2013年,拉加固定资产投资占GDP比重约为21%。无形资产与固定资产比重与国家经济发展水平成反比。拉加固定资产投资占GDP比高于欧美发达经济体重,然而发达经济体的生产力水平是拉加经济体的几倍高。拉加地区无形资产缺口较大。

创新资本,即有助于提高生产力的创新资产价值,是评估无形资产的方式之一。麦肯锡咨询公司数据显示,拉加国家创新资本占GDP比重为15%,这一比重在经合组织国家高达34%。拉加国家中,巴西研发投资较多,智利教育投资较多,创新资本占GDP比重最高,中美洲国家,尤其是萨尔瓦多和危地马拉创新资本投资水平最低。

东道国需要高品质外资,尤其是能为本国经济带来无形财富的外资,以帮助促进技术转让,改善本国管理体系,促进产业现代化,鼓励本地企业进入较高附加值产业,与国际接轨。2003年至2015年,拉加平均43%的投资项目为中/高科技项目,33%为中/低科技项目,20%为科技水平较低的项目,5%为高科技项目。

东道国还需将当地当地劳动力、企业及相关产业与外资对接,否则被并购企业将成为跨国公司在东道国境内的自留地,当地企业仅能拾人牙慧。

 

附表1:

地区

外资流量

2006-2010

2011

2012

2013

2014

2015

全球总量

100

100

100

100

100

100

发达经济体

57

51

47

47

39

54

欧盟

31

28

25

22

20

25

北美

18

17

15

20

11

25

转型经济体

5

6

6

7

4

1

发展中经济体

38

43

47

46

57

45

拉美

及加勒比

11

13

14

13

16

10

非洲

3

3

4

4

4

2

亚洲

发展中国家

23

26

28

29

37

32

 

附表2

国别

外资来源(占比)

日本

加拿大

荷兰

其他欧洲国家

美国

其他

巴西

5

2

22

50

14

4

哥伦比亚

 

3

9

39

21

26

墨西哥

5

4

3

26

52

5

厄瓜多尔

16

8

8

39

20

10

中美洲及多米尼加

12

6

8

28

45

5

 

附表3

国别

年份(单位:百万美元)

增减额

增减比

2011

2012

2013

2014

2015

2015-2014

2015-2014

阿根廷

1488

1055

890

1921

1139

-782

-41

巴西

16067

5208

14942

26040

13498

-12541

-48

智利

20252

20555

9872

12915

15794

2879

22

哥伦

比亚

8420

-606

7652

3899

4218

319

8

墨西哥

12636

22470

13138

7463

12126

4663

62

特多

1060

1681

2061

1275

717

145

25

委内

瑞拉

-370

4294

752

1024

-1112

-2142

 

拉加

60919

55993

50465

55803

47362

-8441

-15

说明:下划线数据更新至前三季度